被討厭的勇氣

http://www.books.com.tw/web/sys_serialtext/?item=0010653153&page=6

〈割捨別人的課題〉

哲學家 那些因為親子關係而苦惱的父母,往往認為「孩子就是我人生的一切」,把孩子的課題都當成是自己的,全部攬在身上。無時無刻不想著孩子的結果,就是當他回過神來,人生中的「自我」已經消失不見。

只是,無論怎樣把孩子的課題全部背負在身上,孩子畢竟是獨立的個體,不是每件事都會依照父母的心意。不管是念書、就業、找結婚對象,或是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小細節,都不可能完全如父母所願去行動。當然,父母會擔心,也會想介入,可是剛才我也說過,「別人不是為了滿足你的期望而活」。就算是自己的孩子,也不是為了滿足父母的期望而活。

年輕人 連家人之間都要劃清界線嗎?

哲學家 其實越是關係親近的家人,越需要刻意將課題切割開來。

年輕人 這太可笑了!老師,您一方面談論愛,另一方面卻否定愛!如果依照您的做法和別人劃清界線的話,豈不是沒有人可以相信了嗎?!

哲學家 你聽清楚了,所謂的「相信」,其實也是一種課題分離的行為。相信別人,這是你的課題;可是別人對你的期望或信任要怎麼反應,卻是別人的課題。如果不把握這個分際、劃清界線,還要一意孤行地將自己的期望強行加諸在別人身上,立刻會變成一種騷擾式的「介入」。

假設對方並沒有如我們所希望的那樣去行動,你還能不能相信他?還能不能愛他嗎?阿德勒所說的「愛的任務」之中,就包含了這樣的提問。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