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一塊沃地 讓年輕人的想法有出路」

轉載自陳良基副校長粉絲頁

  • 電子時報莊衍松先生前一陣子來訪,談到台灣新創機會,日前(1/30)刊出當天的訪談,他下的標題是: 「留下一塊沃地 讓年輕人的想法有出路」,看起來還不錯。特徵得電子時報同意,藉此一角,與大家分享,也歡迎提供建議。

    政府不要太擔心人才外流,如果在台灣有舞台,這些戰將一定會回來。問題是,一定要有足夠強的力量、有夠大的戰場,才能淬煉出人才。若我們的人都到外地才能發揮所長,我們就要檢討台灣的環境。我們應執著的是:不要留一塊荒蕪之地,而是應留下一塊肥沃之地,讓他們的想法可以找到出路。

    小米創辦人、獵豹移動董事長雷軍前一陣子帶著他的團隊大約二十幾人到台大來找我。我套用他們的話說:過去一、二十年台灣沒有任何一家站得上國際檯面的公司,我仔細想想在網路領域還真的是連一家都沒有。過去15年來恐怕只有群聯電子是少數站得上檯面的新創公司。這代表過去15年台灣的創業環境愈來愈惡劣,偏偏過去15年是Internet創業大浪潮的時代,台灣並沒有掌握到這一波成長機會發展新創公司。

    有人說醫療材料和醫療設備會是台灣下一棒有潛力的產業,但我要指出,當台灣的創業環境一直搞砸下去、當這裡是荒蕪一片時,連我們有基礎的資通訊都沒有辦法生出新東西,我們還能期待什麼?像翁啟惠這麼厲害的國際醣分子專家,他的公司能在台灣生存嗎?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小米創辦人雷軍來台灣演講時都提到年輕人在創業初期應該要有資金支持,他們甚至要設立基金鼓勵台灣年輕人到大陸創業。政府官員不樂見此事發生,我倒對台灣年輕人出去大陸創業是持平看法。如果台灣的舞台不夠好,年輕人去外地創業不是壞事。

    其實政府也不要太擔心人才外流,如果在台灣有舞台,這些戰將一定會回來,不會永遠在外地。問題是,一定要有足夠強的力量、有夠大的戰場,才能淬煉出人才。不管在台灣或在大陸,年輕人在哪裡創業其實沒有關係,如果我們的人都到外地才能發揮所長,我們就要檢討台灣的環境為什麼沒有吸引力?人才不能用綁的,要給他足夠的養份讓他在這裡可以成長。

    年輕人創業走不出死亡之谷

    台大有五、六十個年輕的創業團隊。有一個案例讓我有很深的感觸。同學們很努力,學生畢業後又讓公司撐了幾個月。產品很具有創新,也吸引矽谷的人有興趣找他談。但還等不到結果,一位學生的媽媽告訴他兒子:「我們養你希望你能養這個家,而不是像這樣一直養你。」學生創業卻走不出死亡之谷,最後只好把公司收掉,自己去上班了。
    這是非常可惜的案例,這個團隊在台大時我們就一直提供他們創業課程,創意點子也幫忙tune到很有潛力。有人說,如果是真正的創新點子在網際網路時代不可能無法搶到能見度,不可能吸引不到資金。我覺得說這種話的人是在講風涼話。沒有錯,少數團隊也許有爭取到國際能見度、吸引資金的機會,但創新創業是「撒豆成兵」的過程,人家要的可能只有那幾家,但百家、千家的種子未必有人看得上。

    我和美國矽谷很多家的天使(Angel Fund)都談過,他們認為台灣真的要創新創業,天使資金的投入是非常重要的。台灣新創團隊遇到最大的問題是有創投(Venture Capital),但沒有天使基金。台灣創投業者一看到新創公司都躲在後面,他們搶快要上市、上櫃的公司股票,賺「easy money」,這是台灣和美國矽谷很大的差別。矽谷天使有資金、有時間,他們會去看哪些種子有希望。他們不只投錢,也投入時間和經驗,提供種子發芽後成長為樹苗這段過程的養分。這個養分包括市場經驗和業師(Mentoring)的角色,但這樣的天使我在台灣根本找不到。

    營造好的環境是政府的責任

    台灣年輕人有衝勁、有理想,但沒有人脈、沒有資金、沒有經驗。台大很多學生創業團隊都熬不過死亡之谷,因為太辛苦了。當初政府邀請矽谷一批人回來當業師,但時間都太短。當創業團隊遇到問題的時候,這些業師無法給新創團隊即時的意見。業師大部分時間都在地球的另一端,要輔導創新創業團隊還是有一定的困難度。於是台大車庫(NTU Garage)就想自己找一批可輔導學生創業的業師,但許多專家自己根本沒有創業經驗。我們需要的是有成功的創業家來當業師,而且要與創業團隊「利害與共」的人,但台灣有創業成功經驗的人都還在戰場上。我曾找過蔡明介、林百里談,但他們都很忙,有時連邀請他們來台大演講都排不出時間。台灣電子業創業成功者,要他們出點錢不是問題,但要他們導引現在的年輕創業團隊,在時間上根本不可能。

    台大學生團隊有一個3D列印的計畫放在群眾募資平台Kickstarter,獲得164萬美元預購款。這等於產品還未上市就拿到2,000多個訂單。創業團隊要趕快去找外包廠把東西做出來,2015年7月前交貨給客戶。消息曝光後,我接到行政院和經濟部的電話,政府希望這家公司產品外包要給台灣的公司做,要在台灣找廠商生產。我說,要他們回來前提是台灣整個環境要規劃好,我們很多團隊公司其實設在開曼群島。為什麼新創公司在外海註冊登記?這恐怕是表示台灣的法制、稅制是有問題的。假設台大創業團隊有50隊,最後有30隊開公司,其中又有20隊是設在海外,那政府努力半天到底為何?

    新加坡有一個Block 71,裡面有幾百家公司。我的學生告訴我,只要他們把公司設在新加坡,新加坡政府會奉送折合新台幣1,500萬元的創業資金給他們。世界就是這樣,你在台灣長不大,就會到別的環境去長大。馬雲就說台灣年輕人乾脆去大陸創業,他不但給錢也給輔導,更有13億人口的市場。雷軍也是一樣的態度,他們要的是人才、是好的想法。

    台灣有7成高階研究人才都在研究機構和學校,結果政府的規定卻是限制這些高階人才不能協助新創團隊開創新的機會,這是什麼邏輯?他們說法令就是這樣,未來只能慢慢改。我在台大處理簽呈,有新創業者邀教授去當董事,我簽同意,結果學校人事部門說不行,因為違反法律規範。我們這些納稅人請來的公務員、官員不是應該把台灣的環境營造好嗎?不是要去看我們的現實環境為什麼無法讓人才發展嗎?

    我在台灣土生土長,我經驗過在鄉下吃地瓜飯配一片豆干的日子,我不希望台灣創業環境惡化,有錢人掠奪後就離開,剩下荒蕪。我沒有挫折感,因為我相信不論世界怎麼變化,一定會有一群人會在台灣的土地上依靠台灣的資源過日子。我們該做的是,無論環境再怎麼惡劣、艱難,都要奮力讓這塊土地更有機會。我知道一定有人會走掉,但希望留下來的人也能溫飽、富足。我們鼓勵創新創業的出發點也是基於此。世界變化比以前更快,面對下一代,我們不必太執著為他們找方向,他們會找到方向。我們應執著的是:我們不要留一塊荒蕪之地給下一代,而是應留下一塊肥沃之地,讓他們的想法可以找到出路。(本文由陳良基口述,記者莊衍松整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